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 (松德院區) ------ Taipei Psychotherapy Center

關於部落格
SpaceToThink-WayToTalk-FutureToHope
中心位於北市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原:北市療)第五院區。以"精神分析取向心理治療師"的培訓與個案治療為目的。培訓課程則擁有相當豐富的精神病理學理論,精神分析理論閱讀課程,以及多種臨床案例的工作坊。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並與臺灣精神分析學會密切合作。。
  • 116248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科學)精神分析、心智化、與人格違常

【註】: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於2010.12.15-19,與松德院區象山心身醫學與心理治療中心合作承辦第三屆心身醫學與心理治療國際研討會。講員包括Prof. Rudi Vermote等四人,請參閱本網頁右欄< 國際學術研討會>的預告。 精神分析、心智化、與人格違常 講員:Prof. Rudi Vermote 記錄者:劉佳昌 2009年4月10日星期五的下午,在北市聯醫松德院區的第二講堂,Rudi Vermote教授帶來一場精采的演講。Veromote教授是比利時精神分析學會副會長,也是魯汶大學副教授及精神醫學中心精神分析部門主任,他也負責魯汶大學精神醫學中心人格違常住院治療部門。這場演講屬於「台灣2009精神分析國際研討會──精神分析首部曲:幻想的起始、起始的幻想」系列活動中的一部分,歸類為「跨學門公開演講:精神分析、心智化、與人格違常的治療」,由Vermote 教授演講。並邀請國內對邊緣型人格常頗有心得的台北新光醫院精神科周勵志醫師做回應,在此也向周醫師特別誌謝。   表定的講題是「以心智化為基礎的治療在人格違常的應用:以治療前病患特質為前提」,Vermote教授體貼地再把他的演講分為更特定的兩個子題,一是 “Adapting the treatment to the needs of the patient”,二是 “Self-destructive behaviour and clinical psychopathology”。 以下報告,將偏重在他的第一個題目。   Veromte教授工作和研究的基地是一個「人格違常個案的住院治療方案」,個案共48人,其中32人為全日住院,16人為日間留院,一週治療五天,住院平均時間為七個月,最長時間為一年。他綜合各種精神分析學說,整理出自己的理論基礎。首先,他區分精神分析的三個向度:安全感(felt safety)、心智化(mentalization)、及客體關係(object relations)。其次,依分化(differentiation)的程度,他闡述精神分析過程的兩個層次(layers):古典(分化的)精神分析過程、與基本(未分化的)精神分析過程。古典過程主要涉及重覆、退行(regression)、與內在衝突的疏通(working through);基本過程則涉及增進安全感、減少分裂(splitting)和部分客體關係(part-object relating)、和心智化的開啟和增長。   在建立這個治療方案的過程中,他們遭遇幾個挑戰。如何縮短住院時間而又同時保存精神分析過程?答案主要在做出整合(integration)及逐步降低治療密集程度(step-down)。然而個案的中輟和療效不穩定,讓他思考哪種治療適合哪種個案?他的想法是希望由個案的治療前特徵去找出更特定的決定因子。   他的研究結果顯示,治療引起的精神改變(psychic change)可分為「較起伏的」和「較穩定的」兩群。前者主要是具有邊緣型、依賴型、迴避型特質,他名之曰「依附型」(anaclitic)的「人格特色」(personality style);後者主要是具有自戀型特質,他名之曰「內射型」(introjective)的人格特色。另一方面,Kernberg為人熟知的主張,將「人格結構」依成熟度和主要的防衛機轉分為「精神官能性」(neurotic)、「高階邊緣型人格組織」(high-level BPO)、「低階邊緣型人格組織」(low-level BPO)。大體上,歸屬於「依附型」的,依其人格成熟度由高到低是hysterical, dependent / avoidant, borderline / histrionic;「內射型」的則是obsessive, narcissistic, paranoid / antisocial / schizoid / schizotypal。Vermote教授的研究團隊2005年的研究結果顯示,人格違常個案的治療過程和結果,都與人格特色的關係較大,而與人格結構關係較小。   Vermote教授依這些研究結果推論出,人格違常個案的治療,應依其治療前特徵之不同而有不同的強調。他主張對於依附型的個案,應該採用比較支持性的治療、給予較多的結構、及較適合MBT (Mentalization Based Treatment,由Peter Fonagy的團隊開發出來的以「心智化」為基礎的治療),更多著重在情緒調節的改善。對內射型的個案,則較適合古典精神分析、聚焦在精神分析過程、及較適合運用Bion所說的那種「心智化」概念,而更強調創造力(creativity)的增長。而個案出院後的治療,也有不同。前者適合MBT式的個別或團體治療,加上精神科門診追蹤和社區化治療(outreach, networking);後者則適合非住院的(ambulatory)精神分析取向心理治療。   綜言之,我們可以說,對於任何人格違常的治療,「心智化」正好都是重要的一環,但我們要小心這個名詞代表的兩個不同定義。Bion的心智化概念,較適合內射型個案,比較承襲佛洛伊德和克萊恩的傳統,而偏重無意識/未知的部分,大多在前語言(preverbal)範圍內工作。Fonagy和Bateman等人的心智化概念,較適合依附型個案,比較承襲John Bowlby的傳統,而偏重意識的部分,大多在語言(verbal)範圍內工作。   綜觀Veromte教授的演講內容,充滿比較研究意味與全盤考量的精神,不愧是兼具深厚精神分析功力的分析師,和學院派嚴謹素養的學者。尤其是他對「心智化」概念的比較說明,相當有助於釐清一些混淆的概念。此外,他的演講還帶給我們另一層反思。眾所周知,今日進入長期心理治療的個案,有不少都是有人格違常傾向的個案。松德院區的精神分析取向心理治療訓練多年累積的經驗,多少也足以印證這點。然而對於那些特別棘手的個案,我們每每傾向於冠上borderline之名,卻又往往在對這些個案採取精神分析取向治療時遭到種種困難。Rudi Vermote教授的演講再次提醒我們,應該試著對個案做更為仔細的觀察分類,才能夠逐步精鍊我們的治療。 講員:Prof. Rudi Vermote 回應人:汪振洋 Fonagy 在2001年談論到「心智化」時,提出了 psychi equivalence mode「心靈等值模式」與 pretend mode 「假扮模式」,來說明邊緣性人格患者所面臨的困難。他舉出「心智化」是一種心理成長的表現,如:三歲前的兒童以「心靈等值模式」,認為他對現實的知覺等於現實本身;四、五歲的兒童開始去整合「心靈等值模式」與「假扮模式」的思考模式;而五、六歲的小孩可以瞭解個人的知覺會受主觀因素的影響。邊緣性人格患者就是有困難從「心靈等值模式」轉換到「假扮模式」。因此對於這類的病患,治療師必須在心中對自己身為治療師的角色,保持清晰而一致的形象,並且協助個案促進心智化。 講員:Prof. Rudi Vermote 回應人:許欣偉 還好有Rudi Vermote這樣的精神分析師。 因著這樣的人,精神分析的概念不再侷限於處理診療室內的自費病患,而可以擴展到普羅大眾身上,於是佛洛伊德在1919年「精神分析治療的發展路線」所預見的「將分析的純金和銅鑄成合金」獲得了實踐。Vermote教授領導的團隊專精於人格違常病患的住院治療,這顯然是萬般困難的任務。松德院區的精神官能症病房(七D病房)服務對象特質頗為類似,多年來臨床上棘手的事未曾間斷。這次Vermote教授特別撥冗到七D病房指導,在此謝謝他給我們的肯定及鼓勵。 Vermote教授的病房平均住院日達七個月,最久長達一年;和台灣的同儕一樣,他也遭逢到保險體系要求縮短住院日的壓力。他的因應之道相當值得我們借鏡:設立精神官能症病患的日間留院,讓病患出院後治療仍然可以延續,在各個治療團體中,住院病患和日間留院病患混合編組,他的經驗是效果不錯,其研究結果顯示病患參與住院治療三個月後開始出現治療性的轉變。我思考著如果七D病房的住院日可以延長,病患和醫療團隊的挫敗感會不會少一些呢? Vermote教授用安全感、心智化、客體關係三個向度來理解分析治療的歷程,提綱挈領,彷彿在分析理論的大海中幫學習者下錨。他多次引用依附型和內射型的人格分類,這其實是耶魯大學 Sidney Blatt 教授(亦為精神分析師)的創見,他早在1976年就設計出憂鬱經驗問卷(Depressive Experiences Questionnaire, DEQ),將憂鬱症患者區分為依附型和內射型兩群,宣稱兩群的防衛機轉、人格特質、心理動力的核心、發病前的事件皆有不同,Blatt的研究團隊至今仍持續發表新的論文。Vermote教授用舊瓶裝新酒,別有韻味,有機會的話我還想向他請教這一部份。 還好有Rudi這樣的精神分析師,行雲流水談著Bion的未來回憶錄、拉岡和老子,精神分析學習者的心靈終於可以自由一些了。(許欣偉) 精神分析、心智化、與人格違常 開幕致詞 蔡榮裕 各位來賓大家好: 歡迎各位同好,撥空來參加這場活動。這是由臺灣精神分析學會與松德院區合辦的活動。感謝陳喬琪院長的支持。很高興,能夠邀請Prof. Rudi Vermote這位朋友遠從比利時來台灣。想必有些聽眾已於2008.07.29下午相同時刻於這個地點,享受過他的主題< 人格違常個案的住院心理治療>。此次他將再更深入地對於人格違常個案的治療,提供他個人的豐富經驗,讓大家一起分享。這部分只要你等一下即可領悟到他的功力了。 Rudi目前是比利時精神分析學會副會長,此次來台前,他也要協助在比利時舉辦的歐洲精神分析聯盟(European Psychoanalytic Federation)的國際會議。一邊忙碌該會議的進行,還要書寫此次來台活動的論文,這也加深我心中的歉意。由於去年邀請他時,未說明活動細節,他即爽快答應了,但是當我們提出整個活動的細節時,他才驚訝我們的緊湊活動,他說,他終於了解,何以我們會如此成功的原因了。但卻因此而使他太太原本打算一起再來台灣一遊的計畫只好取消,因根本不太有時間玩。 我猜,他也應頗感歉意,這有一個故事。去年12月聖誕節前夕,我從倫敦去比利時二天拜訪他,他在周六開車載我去布魯日(Brugge)玩了一天,那是有名的比利時古都,但是整天下著傾盆大雨。我們當然無法控制是否下雨,但是他的不好意思,也讓我覺得不好意思。當晚,他與太太陪同我們先在當地聖誕市集逛,但因大好玩了,不知不覺差點錯過預定的晚餐時間,突發現怎不見了他,後來才知他跑去餐廳,將已被別人剛剛坐下去的位置,救了回來。那是當地很棒的餐廳,因他的努力享受一頓美好晚餐。餐後又四處走走,感受聖誕節氣氛,直到午夜,才在一家咖啡廳喝了當晚的last drink後互道晚安。故事還沒結束。 隔天周日,中午他開車來載我們,原本計畫晚上去他家晚餐前,要去一家很好視野的咖啡廳。但是,我們在他的車裡坐了超過兩小時,轉來轉去就是找不到車位停車,他一直抱歉,表示這是他一輩子首次遇到的情況。後來決定就直接提早去他家,他太太正在準備晚餐。吃飯到約一半,突有警察敲門,表示他的車附近有人徘徊想要偷東西,原本以為沒東西放車上,但當他聽到我們在比利時買的紀念品放在車內,他即衝出去,我也跟在後面跑,還好,紀念品還在。跟那位漂亮女警揮手道謝後,心中是複雜的,見他衝出去時的神情,到現在,我還沒有找到貼切字眼來形容,以後找到那個還在漂泊的字眼,我會告訴他。晚餐後就要搭Eurostar回倫敦了。他送我們到附近的一般火車站,因為怕開車送我們,是否又如下午塞車,而誤了我們的Eurostar。 但是故事還沒完。我們是順利到了車站,但是Eurostar卻少見地延誤了兩個多小時才發車。兩天的豐富經驗,有雨水、古蹟、美景與紀念品,還有滿滿的歉意,竟然如此地麻煩他與他太太。回到倫敦已午夜。整頓好後,當晚喝著他送我帶回,他認為最好的比利時啤酒之一Orval。我想,此刻,我應該說說,當時想說的話。那就是,請他不必有歉意,這些過程,我感受的是豐盛的招待熱情,這種人情,足以讓那些奇特的天象與不可預測,變成滿滿的幸福。我覺得,比利時可能還欠我一些什麼,總要再找時間,去找回比利時所欠我的。但是Rudi他真的並沒有欠我什麼。(2009.04.0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