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 (松德院區) ------ Taipei Psychotherapy Center
關於部落格
SpaceToThink-WayToTalk-FutureToHope
中心位於北市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原:北市療)第五院區。以"精神分析取向心理治療師"的培訓與個案治療為目的。培訓課程則擁有相當豐富的精神病理學理論,精神分析理論閱讀課程,以及多種臨床案例的工作坊。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並與臺灣精神分析學會密切合作。。
  • 124787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核心論文十篇】(2010.06.12發表)第一篇 Dr. Hanna Segal: Psychoanalysis and Freedom of Thought

(2) 以這篇論文做為思想起中心的首選核心論文,也同時反映著思想起中心的外顯價值觀,我們認為思想的自由是精神分析與心理治療發展的重要基礎,若缺乏可以自由思考的社會,也很難相信會有診療室裡的自由聯想的可能性。 (3) 我們認為思想的自由最重要的人類文明價值之一,在精神分析技術裡自由聯想(free association)被視為基本的策略,如果精神分析是透過自由聯想的達成,讓當事者得以更自由地思考與行動。 (4) 這個概念也明確地指出了一條明朗卻漫長的途徑,也讓精神分析除了在診療室裡的功用外,亦得以呈現人類的重要的普遍價值之一。我們以這篇論文代表呈現思想起中心的社會性的一面。 (5) Dr. Hanna Segal是英國克萊因學派(Kleinian)的重要大將之一,是英國當代精神分析的傳奇之一,她的論文亦常涉及藝術文化等課題,對於當代精神分析師的影響不小,與另位英國克萊因學派大將Bion皆是不可忽視的人物,她的後續影響力仍值得注意觀察。 (6) 由於中譯版權的課題,我們僅以中文的節錄,做為呈現該論文的方式,有興趣者請參考資料進一步閱讀。 (7) 本篇論文的節錄委請呂煦宗醫師代為節錄,呂煦宗現為居善醫院主治醫師與臺灣精神分析學會會員,亦為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 藝術工作坊>主持人。 ************ ************ Psychoanalysis and Freedom of Thought(註1)(精神分析 與 思想自由) Hanna Segal原著 (呂煦宗節錄整理) 精神分析的科學傳統 精神分析服膺於偉大的科學傳統之下,即「從教條中將思想解放」,教條可能來自於宗教或甚至來自於科學本身已經存在的傳統。而這樣的自由得來並不容易,因為在任何文化體系中總是會有某些思想是不被許可的。 讓「無法思考的」成為「可以思考」 在佛洛依德以前,以哥白尼、伽利略、達爾文等人為例,他們的發現挑戰了上帝與人在宇宙中的固有位置,他們想到了同時代人們所無法想見之事,因而面臨了強大的情緒阻抗。佛洛伊德揭露幼兒具有性的願望及幻想;對至親的亂倫願望乃至於死亡願望,並非專屬於少數的變態者,而是一種人類的本性,這樣的發現不僅當時一般人難以想見,對佛洛伊德自己來說也是如此,他面臨了兩難的困境,最後還是放棄了「誘惑理論」,帶來了思考上關鍵性的突破。 追求思想自由是永不停止的戰爭 對「思想自由」的阻抗的起始點在每個人,可見於診療室中的被分析者與分析師自身。舉例來說,佛洛伊德藉由精神分析的方法讓轉化症患者得以從內在的阻抗釋放出來。壓抑思考的來源來自於與內在父母的關係,對超我或內化的父母親(或內在的權威)的恐懼,內在的權威可以抑制思想(如對父母與手足的敵意)與知識的追求。伊甸園神話故事可以如此詮釋:吃了知識之樹的果實將失去神的恩寵;巴別塔的神話隱喻追求上帝的知識將遭受語言(思考)被攻擊的懲罰,壓抑思考的根源之一來自於被神化的超我,就像是神話中的上帝不能忍受啟蒙或被知。比昂(Bion)對於如人面獅身獸般攻擊知識的超我有特別深入的研究。 超我的複雜結構 佛洛伊德與克萊茵皆發現:超我的殘酷特質遠超過大部分父母的真實狀態,超我的形成不只是父母禁制的內化而已,主要來源是「自我的(破壞)衝動與潛意識幻想投射在(內在的)父母形象,超我的理想化與迫害性之面向根源在嬰兒自己的衝動。」在佛洛伊德的狼人案例中,如果超我就像是双眼瞪視之狼,也許可以說是因為內在雙親被賦予了撕咬與窺視的衝動。 自大全能幻想對思想的抵制 對思想的禁制也來自於嬰兒期自我對思想的抗拒、人類的虛榮與自我中心。哥白尼、達爾文及佛洛伊德的發現都是對人類自戀的重擊,思想限制了我們渴求之「自大全能幻想」。思想自由與自由隨想有所不同,思想的自由事實上受到知覺證據、一致性與邏輯之規範,限制了自由隨想,如同受到鎖鍊的自由(前者是有責任的自由,後者是自戀的天馬行空註)(註2)。 全能自大幻想與思想的差別 佛洛伊德之「論心智功能二原則」指出:思考的發生與放棄自大全能、經驗挫折有關,也就是從享樂原則進展到現實原則。大致的過程依序描述如下:嬰兒受到內在的需要(餓)的干擾,發生了幻覺式的願望滿足(自大全能幻想有全然給予滿足之客體)以及其他反應如行動釋放,當他發現兩者都無法滿足需要時,失望的經驗令他放棄幻覺的方式,轉而形成對外在世界真實環境的概念,努力去對環境做真正的改變,於是發生了新的心智功能:存在於心智中的不是合意的事物,而是真實的事物(即使是不合意的)。「這是思考的第一步,取代了無心的行動釋放,佛洛伊德認為是因為「思考」而讓心智機器能夠忍受升高的壓力並延遲行動,基本上是一種實驗性的行動,因此思考發生於經驗需求及其滿足之間的裂隙」。 思考的開始—領悟真實(The Realization) 思考始於(也促進了)對現實感的領悟,瞭解需求並非可以被排除的客體,而是自我內在的一部份,來自於自己,也就是對客體的需求(而客體不在),幻覺是自身之產物。當認知潛意識幻想是自己的心智產物時,便進入了思想的範疇。自大全能幻想之幻覺與思考都是忍受需求-滿足裂隙的方法,前者拒絕經驗需求,後者反之,並能據以對外在世界進行探索;正因為思想來自於對挫折的接受,所以從一開始就可能受到攻擊。佛洛伊德說現實原則其實就是符合現實感的享樂原則,席格認為「思考衍生於自大全能幻想,如此被認知,並且具有現實感…思考不僅是實驗性行動,也是對 事物本質的實驗性假設」。 對思考過程的恨意根源在潛意識中,席格舉出兩個臨床案例,其一顯示了分析師與個案之間的「需求-滿足」裂隙,如何被幻想滿足所填滿,也說明了初期的思考與嬰兒擁有理想乳房的錯覺衝突,思考的發生意味了幻想的幻滅與自大全能之失落。案例二則呈現躁狂幻想的中年男子的兩個夢,顯示哀悼過程對思考發生的重要性。 潛意識幻想與思想兩者的關係比較整理如下:在潛意識幻想或幻覺的主導下,個體處於自大全能的狀態,遵循享樂原則,享受沒有界線的自由,與外在環境的真實接觸受侷限,攻擊可能帶來幻想破滅的思考,以分裂與投射為主要的防衛機制,無內外世界之區分,精神內在是貧乏的,可能處於誇大狂躁及被害焦慮狀態;個體若是能夠在遭遇挫折時,不繼續使用原始的防衛,能夠領悟真實,則新的經驗與思想或思考可能發生,享受有責任與界線的自由,與外在環境有真實的接觸,因而有較為豐富的生命經驗,在此狀態中(即憂鬱心理位置),個體開始整合自己的願望與衝動,對內外世界形成概念,獲得較佳的現實感,能夠容忍哀悼與罪咎感,忍受衝突與矛盾並尋求解決,感受愛與關懷。 結 語 思想是我們的衝動、願望、潛意識幻想與知覺之間複雜互動的產物,非我們意欲可得。思想的自由—其實是非常有限的—意指「認知自己思想的自由」,包括「合意與不合意的」,能夠檢視思想符合內外在現實的真確性;愈能自由思考意指愈能判斷現實,經驗也愈豐富。如同任何自由一樣,思想自由意指對自己思想的責任,也是一種束縛。精神分析師的任務是要幫助患者去認識思想自由的無上價值,值得為它而奮鬥,並協助患者達到最大的自由。 (註1) In “The Work of Hanna Segal”, 1981. (Jason Aronson, Inc.), p. 217-227。 (註2) 括弧中這段話為節錄者所加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