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 (松德院區) ------ Taipei Psychotherapy Center

關於部落格
SpaceToThink-WayToTalk-FutureToHope
中心位於北市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原:北市療)第五院區。以"精神分析取向心理治療師"的培訓與個案治療為目的。培訓課程則擁有相當豐富的精神病理學理論,精神分析理論閱讀課程,以及多種臨床案例的工作坊。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並與臺灣精神分析學會密切合作。。
  • 116248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0.12)風馬牛不相及的關係:時間在精神分析與歷史裡的意含

緣起: 在副標題裡涉及幾項名詞,例如:時間、精神分析、歷史與意含,而這些名詞之間的關係,如何發生關係,以及何得談論什麼意含呢。這是延伸在「試論精神分析裡的時間議題:延伸SpaceToThink-WayToTalk-FutureToHope」(出自於:精醫通訊2010,09月)裡的時間議題,再加入其它向度,來探索「此時此地或此地此時(here and now)」的說法所衍生的思考。 風馬年不相及的關係是怎麼樣的關係: 我們或許會疑問,到底風、馬、牛這三者之間是否有關係呢?若三者之間沒有關係,何以被拿出來如此形容呢?若是有關係,那是什麼樣的關係呢? 如果我們說風、馬、牛這三者之間沒有關係,但是如何回應何以三者之間構出一種了解,傳遞了某種意義,而讓說話者與聽話者之間,能夠達成某種了解呢?或者,其實大家的了解更像是種誤解?而且若有人說成「牛馬風不相及」、「馬牛風不相及」或「風牛馬不相及」,可能會招來一陣修改的評論,要修改的是什麼呢?只是語法的問題嗎?或者在語法的使用習慣裡,還另有其它的意含? 是否還有什麼意含,似乎是我們更關切的課題。 另外,如果在風馬牛不相及裡,風、馬、牛這三者之間有關係,那是什麼關係呢?在語法結構上,三者之間有連續的前後關係,而且其中一字被替換,如變成「風馬雞不相及」或「風免牛不相及」或「雨牛馬不相及」,似乎會構成大家在了解上的一陣迷茫,也許多年後可能被接受,而且表達了與「風馬牛不相及」的相同意含。這是語言與說話很令人著迷及有趣的地方。 若我侷限於語意本身,或可了解這三者在詞意的分類上,如一是自然現象,另兩者是動物,因此的確是不相干,而這種依現有詞意的分類,而建構出來的認識,讓我們可了解風馬牛的確是不相干與不相及。但是若如此,何以若我們任意取三個詞意不同類的名詞,或者動詞,如「跑幹吸不相及」,即會令人在理解上造成一陣的困惑呢?但是當讀者依著筆者行文至今的脈絡,也許對於新的變化或許不會覺得那麼難想像與理解,雖然可能覺得還是要維持還來的說法「風馬牛不相及」。 佛洛伊德對於夢者說夢的修正: 先回到精神分析的文本,再回頭論述前面所呈現的命題。 也許子題改為「佛洛伊德對於被夢者說夢的修正」,會是更精準些。這涉及是夢者夢到了夢,或者是夢闖入了夢者,所謂夢者這個主詞或主人,其實只是「被夢做了」,而不是「做夢者」。這議題以後有機會再議論。因此本文仍以「夢者」來做為主詞。 在前述的「試論精神分析裡的時間議題:延伸SpaceToThink-WayToTalk-FutureToHope」裡,也引用了佛洛伊德論及,當夢者在醒來的瞬間,想到他要跟誰談這夢時,夢的內容即會潛意識地經過了修正。相對於夢的最原始欲望,經過夢的機制「夢工作(dream work)」,而達行了首次的修正,佛洛伊德稱呼夢者欲將夢告訴某人時,那瞬間的修正為第二度修正(secondary revision)。相對於首次修正所指涉的個人潛意識內在世界的現象與機制,這個二度修正雖然仍是以夢者本人的內在運作為基地,則加入另一項在精神分析臨床上很重要的概念,是指「移情(transference)」概念的被正視與被著重。 佛洛伊德的這個重要觀察與說法,至今仍是有效的觀察與陳述。雖然對於夢者做為個案,在經過一些時間後,當實質進入診療室時,如何說夢,夢又黛有那些被修正,而這些修正的背後基礎是什麼,也許仍是值得再思索的課題。筆者在此,暫且以「移情」來觀察可能的修正,並試著指出,在診療室裡的「此時此地」的時間意含。 歷史是什麼? 對職業歷史家而言,當然會有更複雜的定義與意含,本文在此僅先訴之於「時間的位移」,而不論其相關內容。所謂時間的位移,在此意指時間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就我們的理解,至今在精神分析的臨床領域裡,對於移情的觀察與詮譯,以及著重此時此地,仍是重要的基礎。在這基礎上,筆者先試著指出兩個臨床現象,做為後續討論的基礎。 當個案在診療室裡,提及他們的夢的內容時,例如:昨天晚上我有一個夢,但是我不太知道它的意含是什麼,此刻也沒什麼聯想。夢的內容是,他坐在小時候的房子裡,但是他不是當年的小孩子的樣子,而是目前的體型。他只是坐在那裡,好像在等什麼,但是不知在等什麼。 由於一般對於夢的慣常思考方式,似乎已讓我們較容易接受,夢裡時間的變化或者小時候與現在混在一起。這其間的時間感的混合,由於被當做「那是夢」,因此在時間的混合裡,反而可能讓我們未深思時間在其間的可能意含。 但是我們若回到,另外的治療情境,某個案提及,他在小學時,常常被同學欺凌,因為他的身材很矮小。覺得這影響了他目前與同事的互動,常常充滿了不安與焦慮,因此他變得愈來愈退縮。 個案的說法與歸因裡,似乎在告訴治療者,他對於自己問題的起源是如下:先是更早過去的被欺凌,導致來治療前與同事相處的困難,這使他變得焦慮不安。如果我們接受這個時間順序,彷彿也同時接受了一個簡單的「線性因果」邏輯,因為當年的某些事件,而影響了目前,進而對未來亦充滿了不安。在這個線性因果邏輯下,對於問題的解決模式,即會導出,如何忘記過去,以及正視未來。或者有人論述為,拋棄過去或不要再談過去,似乎再談過去即是在破壞未來。這其間的時間感與因果邏輯,頗值得重新思索。 時間線性因果相關的困境: 前述這些論述對或不對,而是從我們的臨床經驗而言,解決個案的問題,並沒法只從簡單的時間邏輯的解決,如:忘記過去,看向未來,即可解決原先的困境。或者這種時間的論述,反變成另一種暴力,彷彿某種嚴厲的指責,彷彿一時間或者不易忘記過去,即是導至破壞未來的元兇。這在台灣社會處理歷史的創傷經驗時,常出現的模式。 但是對於夢內容的陳述,其中所出現的時間的錯置與混合,乍看來似乎是種混淆,但似乎也可能打開了另種思考的可能性。雖然我們也得注意,當個案從夢境裡醒來,二度修正,然後與經過舟車勞頓來到診療室,看見了治療者,並告訴治療者這個夢。這過程裡的時間因素,是否有何因素會影響個案如何陳述他的夢? 若以here and now來思索這些現象,個案在陳述時的當時情境,如何影響陳述的方式?例如,如果在當刻裡,個案突不自覺地擔心治療者會責怪他沒有進步,沒有努力忘記過去,這種想法會如何使個案再強調他的問題是源於過去,而不是目前覺得沒有被幫上忙。當個案不自覺地為了努力遮掩他對於治療者的不滿意時,他的歸因似乎也就如前陳述的線性化。 若以精神分析的說法,是指我們在聆聽個案的故事與夢時,我們仍得置於移情與反移情(counter-transference)的脈絡。也就是,在治療情境的here and now裡的移情與反移情,會影響個案陳述過去的故事與夢的方式與內容。 風馬牛不相干的展轉相關: 在此所論及的展轉相關,意指並非前述的時間上的線性因果相關,而是另種相闗的方式是經由一些展轉的過程。例如,風、馬、牛三者經由「風馬牛不相及」的關係,而發生了某種新的展轉關係。 這是我們對於前述的夢與個案人生故事歸因的想法,若我們只在個案所呈現出來的時間上的線性因果相關,所導致的臨床困境。筆者在此僅暫提出這種「風馬牛不相及的展轉相關」,做為在線性因果相關的邏輯裡,另有其它想法。 後記: 僅將目前所思的片斷呈現,文中還有不少細縫需要補充。但先強調,不少人對於精神分析的誤解的部分原因,是源於如此認定,精神分析是以伊底帕斯情結這個線性因果相關的邏輯,來解釋與處理個案的議題。實情當然並非如此,盼前述的思考,有助於某種了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