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 (松德院區) ------ Taipei Psychotherapy Center
關於部落格
SpaceToThink-WayToTalk-FutureToHope
中心位於北市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原:北市療)第五院區。以"精神分析取向心理治療師"的培訓與個案治療為目的。培訓課程則擁有相當豐富的精神病理學理論,精神分析理論閱讀課程,以及多種臨床案例的工作坊。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並與臺灣精神分析學會密切合作。。
  • 122843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1.01) IPA(國際精神分析學會)首屆亞洲精神分析大會與會心得

  國際精神分析學會(IPA)首屆亞洲精神分析大會(The First Psychoanalytic Conference in Asia)於2010年10月21日至24日在北京舉行。臺灣精神分析學會從一年多前得知將會有這個大會的消息,預估這將會是一場歷史性的盛會,就決定我們要積極參與這項國際活動,也呼籲會員踴躍投稿共襄盛舉。底下,筆者先從學會理事長的角色簡要記下此行一些重要的互動。   此行我們有機會直接拜會一些IPA的重要人物,與他們建立關係,也向他們介紹台灣和臺灣精神分析學會。筆者和秘書長游佩琳醫師一起去向現任會長,加拿大的George Hanly自我介紹和致意時,他對我們很友善。International New Group Committee主席是Jorge Canestri,他與Study Group之申請有直接關係,對我們也頗友善的指點。現任的Allied Center Committee 的主席是Alain Gibeault,他是Widlocher當IPA會長時的秘書長,他正好主持筆者報告的Major Lecture,結果他對我相當友善,對我報告的Formosa Model內容也讚譽有加。澳洲的Maria Teresa Hooke是本次大會最初的主要承辦人,一直對我的態度也很友善。有一天她主動跟我聊到曾應學會邀請訪台的Rudi Vermote教授,以及筆者過去在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老師Mary Target。在北京也見到Michael Gundle夫妻兩人,他也在第一時間給我們加油打氣。同時,此行也認識IPA China Committee主席 Peter Lowenberg。   第三天,12月23日下午,有一場所謂Asian leaders in psychoanalysis的內部會議,會長George Hanly、秘書長Gunther Perdigao都在,主席則是Jorge Canestri,筆者也應邀出席。會中提到不久的將來亞洲地區也許會成為IPA在歐洲、北美洲、拉丁美洲之外的第四個區域(the fourth zone),顯見出IPA對亞洲地區精神分析前景的展望,但也流露出,源自歐洲的精神分析在遭遇東方文化時,對於精神分析將會有何種衝擊的隱憂。會中也討論到未來在亞洲地區如何更多交流合作等,目前印度以色列和澳洲似乎已有經常性的交流活動。   這次我們整個與會的過程算來是很成功,與會的會員有不少人都有論文發表。據側面聽到的反映,與會的外國來賓對我們的論文普遍有頗高評價。同去的十餘位會員同伴在開幕式一事上也都全力支持,讓人很感動。   本次大會最初的籌備工作,是由澳洲籍的分析師Maria Teresa Hooke女士代表主辦單位在連繫和統籌,並且應主辦單位邀請,一年多前就已決定由我代表臺灣精神分析學會出席大會的開幕式,許多會員的投稿也被接受,大家都熱切期待著出席盛會。我們原本期待學術的歸學術,各國的精神分析同僚能夠在學術專業上交流互動。可惜當大會日期靠近,政治因素還是不能免俗地介入。其中細節難以細訴,但基本上仍是時下在國際活動場合屢見不鮮,涉及兩岸代表如何互動的問題,總之就是有股力量想讓我們在開幕式上知難而退。雖然交涉過程中,筆者感受到對方主事者是有相當程度的溝通誠意,有心把事情辦好,但直到行前雙方仍無法達成共識。我們除了繼續去信溝通,也向IPA表達抗議。   這件事的正反思考一言難盡,實不足為外人道也,然而我們覺得這件事的始末有相當重要性,是以筆者仍決定從自己的角度做一記錄。   從一開始我們就積極投入此事,對於有象徵意義的開幕式當然也希望恭逢其盛。在綜合考量各方意見之後,我們覺得對學會、對大會、甚至對整個精神分析比較健康的做法,應該還是排除萬難儘量出席 ,而不是做享樂主義式(pleasure principle)的便宜行事。我們的基本立場是學術的歸學術,政治的歸政治,兩者都很重要,但最好各安其位。我們堅持這是一個學術的場合,無意升高政治紛爭,而由於各個學會或組織都是IPA相關的團體,因此大家在IPA這個大傘下,各自以代表本身之學會或組織之身份和諧互動,應該是最符合大家的共同利益的作法,我們也一直本著這樣的立場去尋求共識,試圖找出彼此都能接受的作法。   10月21日下午我們到達會場,北京「中國職工之家」。原先擔心的名稱問題,一報到就發現,大會準備的與會者名牌全都只打上中文或英文姓名,未做其他標示,也就略過國籍或學會名義問題,當下覺得這不失為巧妙的作法,也覺得會前的密集溝通協調也許有些奏效。稍後,我們到達開幕式會場,開幕式講台上約有十幾個位置一字排開,桌上的名牌同樣只寫人名,我於是代表學會就座。開場時有一一介紹台上貴賓,頭銜都是用所屬組織機構名稱。邀請發言部分,亞洲各國代表都被邀請到,唯有略過以色列代表和筆者。   筆者與中方主事者個人之間保持有禮的關係,但在第一天晚上就有從公的立場表達開幕式未被邀請發言的遺憾。對方善意回應,也暗示會繼續協調。在接下來幾天的活動中,還是有不少良性的互動。筆者也可以感受到在這種事情上,正向的結果實在有賴雙方都要有溝通的誠意。回頭想想,也許我們還是要對精神分析有點信心,或者說,我們還是要相信,同樣衷情於精神分析的人士,或許還是多那麼一些可能的對話空間。   到了大會第三天下午,筆者得知在閉幕式上將會被邀請代表我們學會公開說話。到了10月24日週日下午的閉幕式,筆者坐在台上,以分享與會心得的角色受邀發言。開幕式時被漏掉的以色列代表也在我之前先受邀發言。筆者當天站上講台發言時,不用說當然是百感交集。一方面感慨當前局勢底下,其他國家的代表理所當然享有的權利,我們卻需歷經波折才能獲得;另一方面也感謝各方人士,對我們正當的訴求總算有了善意的回應,讓大會有一個比較圓滿的結局,也差堪彌補開幕式的美中不足。   這整件事的意義,自非當事人的筆者足堪論斷,能做的,只是留下一些記錄,為歷史略做見證。以下列出筆者在閉幕式的講詞,以饗讀者諸君。 Dear colleagues,   I am really honored to speak as the President of the Taiwan Center for the Development of Psychoanalysis. Psychoanalysis pusts so much emphasis on the freedom of thinking, talking and listening that it’s only natural that one would feel like to say something in such a big event as this 1st IPA Conference in Asia. So, I sincerely wish to say thanks to whoever has made it possible for me to join all the others to speak to celebrate the successful closing of this Conference. I come from Taiwan. My colleagues and I are here for learning more in psychoanalysis as well as for making friends. We are happy to have done both in the past few days. I am especially happy to meet the other Asian psychoanalytic leaders yesterday to discuss the future cooperation in Asia. It’s really good to hear what’s happening in neiboring countries in terms of psychoanalysis. Taiwan Center is just an Allied Center for now, but we have been working very hard because we believe in the unique value of psychoanalysis in nowadays world, which I will not discuss in detail but many before me have alreaday mentioned repeatedly. In time, we hope to proceed along the IPA road to go further. We expect ongoing support and help from all of you in Asia and from the IPA. Finally, although it’s the end of this Conference, I wish it will be the beginning of a better future of psychoanalysis in Asia. I wish all the best to you. Thank you. 各位精神分析同道,大家好,   我很榮幸以臺灣精神分析學會理事長的身份在這裡說幾句話。精神分析十分強調思想、說話和聆聽的自由,因此,在首屆IPA亞洲大會這麼重要的場合,一個人自然會想要說些話吧。我真誠地感謝任何曾經努力過讓我得以和大家一樣站在這裡說話,以及慶祝大會的圓滿閉幕的人。   我來自台灣。我的同事和我來到這裡是為了在精神分析上做更多學習,也是為了結交朋友。在過去幾天裡,我們很高興,這兩者我們都做到了。我尤其高興昨天有機會與亞洲的精神分析領袖們一起討論未來亞洲地區的合作事宜。有機會聽聽精神分析在鄰近國家發展的現況,是很有意義的。   臺灣精神分析學會目前只是一個聯盟中心(Allied Center),但是過去幾年來我們很努力地工作,因為我們珍視精神分析在現代世界中的獨特價值。在此我不打算多加申論,然而在過去幾天許多人已經一再提過這些價值。假以時日,我們希望沿著IPA的道路逐步前進。我們期待在場所有亞洲及IPA的朋友們給我們持續的支持與幫助。   最後,雖然這是本次大會的結束,但願這是精神分析在亞洲一個更美好未來的開始。我真心祝福大家。謝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