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 (松德院區) ------ Taipei Psychotherapy Center

關於部落格
SpaceToThink-WayToTalk-FutureToHope
中心位於北市聯合醫院松德院區(原:北市療)第五院區。以"精神分析取向心理治療師"的培訓與個案治療為目的。培訓課程則擁有相當豐富的精神病理學理論,精神分析理論閱讀課程,以及多種臨床案例的工作坊。思想起心理治療中心並與臺灣精神分析學會密切合作。。
  • 116248

    累積人氣

  • 1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電影與精神分析)Breaking and Entering

我想談論的這件事已經有那麼多人那麼多人談論過,不曉得再論述這個點是否能再多些創意或啟發?不過這畢竟是關於好看的電影,所以流於陳腔濫調的可能性或許可以少一些。 這是部未曾在台灣戲院上映的電影,片名為Breaking and Entering,中文片名譯為非法入侵,2006年在英國上映,但因為沒得到奧斯卡青睞,所以,在台灣只發行了DVD。之所以有機會見到這部電影是前些時候偶然間在電視上看到這樣的電影片段:一位雅痞男士與一位穿著冶艷的阻街女郎在車內談話,阻街女郎使出渾身解數想誘惑男士,卻始終無法越雷池一步。那奇趣的場景吸引了我想一探究竟的好奇。這是名導演安東尼明格拉構思編寫的原創劇作,故事描述主人翁威爾為建築師,他承接了倫敦國王十字路車站周圍社區再造計畫,與其合夥人大膽地將事務所設在這個混亂且陰暗的區域,因為如此,事務所接二連三遭宵小光顧,警察也束手無策。因財物損失慘重,威爾決定親自出馬調查。威爾事業有成,與其交往十多年的女友麗芙住在倫敦的高級住宅,但在那明亮優雅的房子裡,只見到沉悶且迷惘的關係。麗芙帶著與前男友生下的女兒,從瑞典移居到英國。這個小女孩被診斷為自閉症,為了照顧這樣困難溝通的女兒,似乎麗芙所有心思都投注其上,而且陷入了憂鬱當中,開始接受心理治療。這個家庭的夜晚常在小女孩的不眠中度過,麗芙擔憂又疲倦地看著半夜三點了還在做體操的女兒,威爾只能無奈孤獨地睡去。 命運奇妙的轉折應該就是因為有了這樣的序曲吧!威爾在追蹤小偷的過程中無意間認識了小偷的母親艾米拉。艾米拉開朗迷人又善體人意,她與兒子米羅從塞拉耶佛逃難到了倫敦,以幫人修改衣服維生。威爾不可自拔地迷戀上她,進而展開了曲折交錯的情慾關係。艾米拉與威爾交往不久,即發現十七歲的兒子米羅受人唆使當了竊賊,而他三番兩次行竊的對象竟然就是威爾的事務所。驚慌失措的母親以為威爾接近她是為了調查這個案子,愛子心切情急之下,設下桃色陷阱拍下威爾的裸照,準備威脅威爾不要舉發米羅。故事發展的高潮竟是如此難堪,艾米拉悲傷地拿出裸照承認自己卑鄙的企圖,威爾發現自己的羅曼史一點也不浪漫美好,艾米拉所有的愛意表達都是為了兒子而使的手段與陰謀。威爾多麼受傷!再一次,自己那麼愛的人愛的是別人。 故事的結局充滿了戲劇性的良善,麗芙原諒了威爾,威爾原諒了艾米拉,這些人的努力最終讓艾米拉得以帶著米羅回歸她魂縈夢繫的祖國。而威爾與麗芙的對話也為電影註記了我認為最為核心的總結,他說:你與女兒圍成一個圈圈,而我總在圈圈之外。電影名為Breaking and Entering,很容易直接想到那意指的是建築事務所被小偷入侵的狀況,當然人與人之間的故事也由此串聯起來。但劇情當中很難不讓人想到的是威爾與兩位女性的親密關係,不管是麗芙與女兒或是艾米拉與兒子,她們都各成一個牢不可破的圈圈,威爾徘徊於麗芙與女兒的圈圈之外,受挫地不得其門而入,那麼打破那兩人世界的圈圈進入其中想必是他未竟的願望。爾後威爾或許想要在與艾米拉的關係中完成此願望,因為他又選了一位帶著小孩的母親作為愛戀對象,然而結局卻也只是重演過去生命經驗的戲碼罷了。在此breaking and entering可以再賦予這樣一層意涵,那呼應了威爾內心渴求親密卻又感到被排斥在外的困境。 行文至此,想必各位早已嗅出再熟悉不過的精神分析的氣味,是的,伊 底帕斯情結。我最感興趣的是為何威爾被艾米拉吸引了?電影當中有一段舖陳,在威爾與艾米拉正式相遇之前,威爾在公園曾遇到艾米拉,當時艾米拉與米羅正開心地玩著運動遊戲。是那活潑的生命力?是那自在的肢體律動?抑或那與兒子間專注的熱情交流?是否是最後者喚起了威爾早已遺忘的對母親的執著與失落?佛洛依德在兒童的性理論[1908年]文中談到,兒童因為新生兒的到來而被啟蒙了。原本屬於自己的愛,關注與照顧竟然被奪走,這是多麼可怕的狀況。為了因應這個可怕的改變,兒童轉而尋求知識的掌握,彷彿知道新生兒是怎麼來的,就可以阻止這可怕的事情再度發生。在探索的過程中,小男孩隱約經由自身感官的愉悅,連結到陰莖在這個難解的神秘之處負擔了什麼,跟這個快感連在一起的是難以解釋的衝動----奇怪地想做某種暴力的衝動,想要壓進去,想要敲碎,想撕開某個洞的念頭。然而,因為對女性身體的無知,再加上對父親的閹割焦慮,最後這條探索線路勢必無疾而終。我對此段理論的解讀是,兒童將失去父母的愛的挫折與嫉妒昇華成對知識追求的動力。那麼breaking and entering在此可再賦予更深的意涵是,威爾在伊底帕斯情結當中,為了保存自我而留下的印記。 克來茵於兒童的精神分析[1932年]中談到,嬰兒的口慾挫折引發了他在無意識中幻想,父母親在性交過程中互相獲得了性的滿足[口慾的],而他什麼都沒得到,這使得嬰兒嫉妒父母親所擁有的並轉而怨恨他們。這個動力讓嬰兒想要進入母親的身體內,並且引發了他想要知道的本能。他們的破壞衝動很快就不止是針對母親,那很快會延燒到父親這邊,因為嬰兒想像父親的陰莖在性交過程中被母親吞噬,並保留在母親體內。這時的嬰兒尚無完整客體的概念,因此陰莖即代表了父親。那麼陰莖留在母親體內就代表了父親與母親結合為一人,所以這樣的結合會被認為特別的嚇人與威脅。對男孩而言,只要他開始怨恨父親的陰莖,並想要與母親結合並摧毀他幻想當中存於母親體內的陰莖時,那麼伊底帕斯衝突就成立了。在此,breaking and entering似乎也可想成威爾在伊底帕斯衝突當中破壞驅力的展現。 無論佛洛伊德或克來茵,他們都要論述那個生命早期的艱困時刻,因為威爾陷入的困境對每個人而言都是無可避免的,這或許也是為何這樣的主題會一演再演,而我也要在這裡論述這個老掉牙的素材的原因吧。最近遇到特別多個案來談外遇,雖是那麼古老也毫無新意的問題,對每個人來說卻都演得那麼煎熬,那麼有創意。導演安東尼明格拉2008年過世,這應是他生前最後一部電影。他之前的電影,[天才雷普利],[英倫情人],[冷山]都很好看,這部電影特別有一種英倫式的舒緩與細膩,有興趣真的可以看看。 ****** ****** 回應人:劉心蕾 電影裡主角重複著尋求 滿足一個未曾被滿足的願望, 打破兩人世界的圈圈,進入其 中,但也彷彿是命運一般,重 複著挫折。這樣的情節確實一 演再演,連佛洛依德最初用以 命名此一情節的,也是一齣這 樣的戲碼,在還沒有電影的希 臘時代,劇場裡搬演的希臘悲 劇大概也可以算做一線強片 吧!伊底帕斯王的劇本中,即 使神喻已經預言了伊王將弒父 娶母,即使他的父母設法將伊 底帕斯拋棄,他依然存活了下 來,莫名的被驅動著返回家園 完成未竟之事。電影裡威爾走 的似乎也是這麼一條回頭路, 在潛意識裡一再回到那個預備 要Breaking and Entering的三角 關係中。 好的編劇或許從來不曾熟 悉精神分析的理論,卻有天賦 看入人們內心深處的渴望與痛 苦,靠著他們神秘的創造力, 在戲劇中以引人入勝的情節及 美感與觀者的幻想生活交流。 我想,在這樣精彩的電影之 中,作為一個入戲的觀眾大概 比作為一個分析者享受多了, 畢竟,電影裡那些打動我們的 情節、過目難忘的畫面與深入 人心的對白真正碰觸到的還是 我們各自心底的慾望與衝動, 能夠有機會停留在那樣的感動 與情緒之中,或許正是電影這 門藝術送給人們最好的禮物。 此刻,你想起的是哪一幕呢? ******* ****** 回應人:葉姿吟 父親、母親、與孩童, 可以扭曲可以旋轉可以放大縮 小,耐人尋味的三角關係。因 為必須耗費極大能量才能打破 三角框,許多人終其一生在框 裡轉換角色扮演。電影中的威 爾是被母親所忽略的父親,孩 童亟欲排除的對象,實現孩童 獨佔母親的願望。然而孩童從 母親的眼淚與失愛的落寞也認 知到自己鑄成的傷害,結局中 一個母親回到孩子身邊,一個 母親原諒了父親,彷彿透露孩 童嘗試修補對父母所造成的傷 害,又悄悄留下一部份的母 親。孩童帶著內在的母親,長 大後變成另一個威爾,選擇那 個公園裡活力四射陪兒子運動 的母親……思緒及此,覺得 配樂很適合英文老歌「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